在 2016 年的最后一天,开了一年演唱会的魅族可能发布了最有深远意义的一则公告:

根据协议条款,高通授予魅族在全球范围内开发、制造和销售 CDMA2000、WCDMA 和 4G LTE(包括 “三模” GSM、TD-SCDMA 和 LTE-TDD)终端的付费专利许可。

对于高通来说,这份公告不仅宣告结束了和魅族长达半年之久的专利官司泡沫剧,也再次确保了自己以专利授权为核心的商业模式的畅行无阻。而对于几个月前声泪俱下控诉高通授权费用“不公正”的魅族,这次和解更像是自己在半年来波翻云涌的市场中挣扎的完美注脚。

钉子户魅族

回看这半年魅族和高通的专利官司,其实结果在一开始就相对清晰。尽管在2015年高通被发改委罚款60亿元,但相对应的,高通整改过后的授权付费方案也获得了发改委的认可,这意味着在行政层面高通方面并无破绽。

而在法律层面上,由于高通握有的是3G 和 4G 的“标准必要专利”,魅族即使不用高通的芯片,但只要涉及到 3G/4G 上网技术,就不可能逃掉这笔专利授权费。事实上,魅族一直在台面下采取拖延战术,以授权费不合理为由一再拒绝高通的协议,以期拿到更好的报价。

这个故事的结局走向,从一开始就不会是魅族化身民族英雄,大战“专利流氓”高通,而是在商言商的谈判与和解。而故事的精华之处,就在于魅族为何要在此时愿意摘下钉子户的帽子。

内不忧但外困,但魅族想往前走

坦白说,2016年的魅族业绩虽不可能像去年一样出货量暴增 300%,但白永祥在发布后上宣布今年魅族实现盈利,可谓是给近年在拓宽产品线道路上狂奔的魅族人吃了颗定心丸。但是市场的变化,让魅族不得不尽快摆脱掉专利官司这个包袱。

2016年国内手机厂商最大的变化是集体向3000元甚至更高的4000元市场冲击。不论是本来就在这一市场耕耘的蓝绿两厂,还是在 Note 一代吃瘪后继续发力二代和 Mix 的小米,以及靠 Mate 系列进一步上探价格区间的华为,都通过自己在产品上的突破,力争打入利润率相对高的高端市场。而魅族此时却落了单,年度旗舰 Pro 6 搭载 X25 广为消费者诟病,以至于 Pro 6s 发布时打出“真旗舰”的口号,然而为时已晚。明年的魅族若也想真正的去挑战高端市场,在 CPU 上就绝不能拖后腿。

除了“向上走”这个趋势明显以外,“向外走”也是国内厂商应对国内市场日趋饱和现象的策略。小米到去年 10 月为止,在印度市场份额达到10.7%。而小米、OPPO、联想等中国品牌占据了去年11月印度智能机出货量的51%。在这里同样不见魅族的身影。事实上,与高通的和解协议,其中一个作用就是解决了与高通在德国、法国和美国的所有专利纠纷,让魅族出海没有法律上的后顾之忧。

2017,魅族能否再飞一会儿

经过两年来在千元机市场上几乎重塑魅族品牌的发展,魅族基本保持住了自己在国内手机市场上的地位,但让人忧虑的是,相比其他竞争对手,魅族的发展性却在逐步缩小。

这次与高通的和解,势必在短期内增加财务负担,依靠价格战来确保出货量的策略很有可能在2017年有所收敛,取而代之的,应该是在产品品质上的进步,以及海外市场的开发。2017年魅族是走向大而美,还是被专利费用拖的毫无竞争力,新的故事,就从这份和解声明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