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是直播这一媒介彻底走进主流社会的一年。对于看直播这件事,大众从开始的对它好奇,到现在演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一群「不安分」的年轻人对直播现有的形式不满足,推出了以 Dusk 为代表的「匿名直播」类应用。面对脸部打了马赛克、变了嗓音的主播们,你还会有兴趣去看吗?

匿名直播怎么玩?

以这群盖伊-福克斯们中的代表——Dusk——为例,匿名直播网站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户信息与现实世界相隔离。

用户第一次打开应用进行注册时就会体会到这款应用和其他直播或者社交类应用的不同:不需要(也不能)绑定任何其他社交平台的账户;不需要邮箱,直接以用户名注册;不需要填写任何个人信息(甚至不能设置真人头像)。这种与其他社交网络或者现实世界完全隔离的注册过程,让你仿佛可以完全重新做另一个人。

当然软件的重点还是在于对主播的处理:直播界面为全马赛克化,音频也像柯南的蝴蝶结一样进行了变声处理。观众也查看不了关于主播的任何个人信息,甚至没有私信等和主播直接建立联系的功能。和狭义的直播不同,Dusk 可以查看直播结束了的内容。

马赛克版本的 Secret?

提到「匿名」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联系到前段时间火热的匿名社交。而 Dusk 这类匿名直播应用的兴起和匿名社交类应用也有近似的内因。

从主播这一视角来看,匿名加上端到端加密的数据传输保障了自己的身份不会泄露。主播从社会群体中的一份子变成了一个纯粹的信息源。这种角色的转变让主播们更愿意说出自己掌握的信息。换句更直接的话说,打了马赛克的主播敢爆更猛的料!

而从观众的角度来看,虽然号称直播,但是从可回看直播内容的这一设置来看,开发者显然是希望这款应用成为各式各样「猛料」的集中地。信息引来用户,用户提供更多信息,如此循环,借由用户的好奇心来逐渐扩大应用的影响力。

玩到国内行不行?

直截了当的说,从产品、市场和政策三个角度来看,匿名直播这一形式都很难在国内掀起波澜。

当下的视频直播内容,大致分类两个类型:大 V 们的「粉丝见面会」式和平民主播们的「握手会」式。前者依靠明星的影响力带来流量,后者依靠主播的谈话技巧满足观众的心理需求。而匿名直播恰恰是和这两种模式相反,打上马赛克的同时也隔断了主播和观众的联系。用户刚开始可能出于好奇心频繁上线,一旦内容无法满足用户,很有可能走上和匿名社交类应用类似的末路。

而从市场的角度来看,这类应用缺乏眼下可见的变现模式。无论是主流直播的「送礼物」还是分答的知识变现的模式,本质上还是依赖用户对主播的信赖和情感联系。观众们很难为一个听上去很重量级但是真假难辨的爆料直接付费。而受制于产品体验和类型的限制,这类应用的用户量很难在短时间内扩大。对于开发者来说,拿风投去圈地的模式也难以实现。

最后也是可能最容易直接杀死这类应用的变量就是政策走向。即使不考虑匿名和直播这两个敏感地带的结合处所暗含的政策风险,单是应用内内容可能走向暴力化色情化,都很有可能让应用直接下架。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匿名直播这波风口,很可能跨不过太平洋吹到国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