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着市场潮流艰难地生存了不到两年的 BlackBerry Classic,终于在本月如大家「预期」宣告停产。作为一款希望勾起用户对全键盘手机的怀念的机型,BlackBerry Classic 的出现和消失,都透露着黑莓公司的无力与失落。

全键盘不等于生产力。

提起全键盘手机,第一时间进入脑海的可能就是「商务」、「效率」等等能显出设备价值的词汇,这也是 BlackBerry Passport 和 Classic 这些机型的产品定义的原点。可惜在「应用」贯穿生活工作每一个角落的时代,键盘早已不能代表生产力。
在功能机时代,受制于手机的尺寸,在输入效率这一环电脑和手机可谓是天差地别。黑莓的出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极大的缓解了商务人士对文字输入的需求,再加上适当的市场营销,给世人留下了「全键盘就是生产力」的印象。而且这份记忆过渡到应用时代,就变成了美好的错觉。尽管虚拟键盘不如实体键盘顺手,但是大屏幕给软件的发展提供了基础,例如文档协作软件在富文本编辑和团队协作时的便利,远超过单单输入效率一项,更不用提一些以大屏幕为基础的专业应用,比如 CAD 或者医疗应用。
如此回过头复盘 BlackBerry Classic 当初的出现,隐约透露出了黑莓在其操作系统 BlackBerry 10 的不自信。明知大屏幕才能给用户带来更多价值和实用,却依然选择搭配上实体键盘,无疑是在综合实力不及 iOS 和 Android 的情况下,借助情怀来打产品的差异化。但是在一个信仰消逝的年代,这也为 BlackBerry Classic 的最终结局定下基调。

技术普及时代信仰不在

如今看上去是一个站队的时代。果粉、软粉、索粉纷纷各立山头,为自己钟爱的公司充值信仰。然而 BlackBerry Classic 无声无息的死去却恰恰在暗示:消费者对消费品充满信仰的时代正在过去,起码在手机行业。
消费者对消费品的信仰往往来自于其独特的功能。无论是在911事件中保证通讯顺畅而大获好评的黑莓,还是将音乐播放器从桌上如魔法般变到腰间的 Walkman,都是领先于市场开拓全新市场的产品。功能的独特性搭配上让人认同的价值观,往往能捕获消费者的认同,进而发展成所谓的信仰或者说是情怀。
然而无论理念说得多么符合人心,必须要落地到产品中才能保持消费者心理与生理感受上的一致。黑莓的全键盘手机在触屏手机大行其道之后难称得上「商务专属」,亲身体验过 Gmail 的邮件收发速度与黑莓的付费 BBS 服务几乎一致后,已经很难将之前引以为傲的 BBS 服务作为独特卖点介绍黑莓手机给他人。而在现如今技术特点高度同步的手机市场里,这类现象会越来越明显。你家有所谓的屏幕分屏,我下个版本就加上。今年你旗舰机用指纹解锁,下半年我的千元机就用上。无论广告语多好听,也无法改变同质化的实质。
而 BlackBerry Classic 的死去,说明了在技术和功能上落后于市场的产品,根本无法打动消费者,哪怕它来自于前几年广受欢迎粉丝众多的公司。

BlackBerry Classic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当然它一直也没能激起什么波澜。作为全键盘手机时代的墓志铭,它在一个错误的时间以一个错误的形态出现,会给后来者以醒目的警示,以及一声叹息。